火疗做法体控电疗根治脑梗

“西南联大”为何无法再恢复_商海桥

来源:未知 时间:{2013-09-07 14:08点击:


易社强:我对西南联大有母校一般的感情

  试想这样一个画面:古巴入侵美国,并已占领了东海岸。冲突期间,联邦政府首都迁往丹佛,哈佛、耶鲁等校的师生不得不转移到新墨西哥州的阿尔布开克城。那将是怎样的情景?……这是美国历史学家易社强(John Israel)向他的同胞介绍“西南联大”时用的一个类比。

  易社强今年已经78岁,在前不久北京的演讲之前,他刚刚结束为期数周、历经越南、新加坡、缅甸、南非、摩洛哥、巴塞罗那等地的“海上大学”。七百多学生,易社强是在船上教课的三十多个老师中的一个。易社强说自己总是被这些有意思的事吸引,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做西南联大研究,也是始于一个有意思的偶然。

  易社强在哈佛大学跟随费正清攻读博士学位的论文题目是“北伐到抗战的中国学生运动史”,论文出版后,易社强着手中国学生运动史研究第二季从抗战到解放的学生运动史。一天他在哈佛图书馆看到一本民国时期的书《联大八年》,“我很好奇,想‘联大’是什么?为什么八年?那本书看了以后,我发现我原来那个题目太枯燥无味了,所以我的题目就转变成了西南联大。”于是1959年在台湾,易社强开始了西南联大校友的访问。1978年,易社强带着老师费正清写给冯友兰、金岳霖、费孝通等人的15封推荐信第一次来到大陆做访问学者。

  “三好老师”费正清

  南都:我注意到你这本书里面的资料很多,既有采访,也有实地考察,还有各种文献资料,对于各种不同的资料你在书里是如何安排处理的?

  易社强:说真的,这本书的研究工作、收集资料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,所以这些前前后后的我记不大清楚。但是特别注意采访,是因为我自己的背景我差一点就做了新闻工作,我上大学的时候就是学生报纸的积极分子,快要毕业的时候安排我的前途,我就考虑呢,新闻工作虽然是我的爱好,但是我做新闻工作者可能是不大理想,因为我写东西写得不快,做新闻工作是要写得快一点,因为有deadline。另外那个时候我学术方面也是非常喜欢历史的,所以我想上研究院研究一点历史也好。

  但是研究什么样的历史呢?我也很喜欢美国历史,但是美国历史第一学的人太多,最有意思的题目已经有人选过了。另外美国历史方面奖学金不好找,我没有自己的钱,所以需要奖学金。那个时候中美关系非常不好,中国是美国的仇敌,所以有一些人有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想法,所以要培养一辈中国学家。那套思想我不在乎,我就是想,既然有一点学中国历史的奖学金,而且我已经学过一年的亚洲历史。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一门课是亚洲历史,包括日本、中国、东南亚、印度什么的都和在一起。那位老师是枯燥无味的,书也是很枯燥的,但我还是对中国历史有一点兴趣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所以我跑到那位老师办公室说,老师,我想去研究院学一点中国历史,去哪儿呢?他说你还是去哈佛大学吧。我说为什么呢?他说因为哈佛大学有费正清先生。我说费正清是谁?(笑)我非常的天真。所以我转到哈佛大学以后,就发现费正清是谁。所以是非常偶然的。

  南都:美国的中国研究其实是冷战时期的一个产物,但是在这个研究过程中反而促成了对中国研究比较深入的一批成果。

  易社强:实际上可以说冷战是中国学的摇篮。二战结束后,费正清回到哈佛大学,写了他最有名的著作《美国与中国》,并且因为他的组织力量非常强,所以成了美国研究中国特别是中国近代史、现代史之父。费正清第一教书教得很好,第二他的出版品不只是能够受学术界的好评,老百姓也喜欢看他的书,因为他的题材很好。你们中国学生讲“三好学生”,费正清也可以讲是三好老师,他教书好、研究工作好、组织力量也好。他大概是1910年出生吧,所以我50年代认识他的时候,他就40多岁,力量非常强。我1963年毕业,我毕了业他又教过二十多年的书,所以他一辈一辈地教,我们的专家前前后后地出来,所以现在他的学生我们这一辈的人基本上都退休了。现在有他的学生、我的学生、我的学生的学生,美国各大学都有费正清的学生,所以他非常伟大,我还是非常想他。(责任编辑:商海桥)

广告专栏


·北京公交查询 ·专利检索 ·关键字排名查询 ·全国邮编区号查询 ·民间偏方大全
·个人助理-计算器 ·多语言在线翻译 ·个人助理-公元农历 ·IP地址查询 ·世界货币汇率兑换
·手机号码查询 ·全国各地车牌查询 ·国际区号查询 ·全国身份证查询 ·北京实时路况
·世界时间对照表 ·免费在线算命 ·各种快递查询 ·全国地图 ·家常菜谱
·成语查询 ·汉字/拼音互转 ·商海桥微博 ·购房计算器 ·网上看报
·中国工商银行 ·中国农业银行 ·中国建设银行 ·中国招商银行 ·中国交通银行